芒果导航精品

祝斓曦听到清舒是为不应酬崔家的亲戚才躲房间温书,当下很是同情地说道:“你总不能一直窝房间里到考试吧?”

清舒笑着说道:“初六女学要开课了,初五下午我就回梅花巷了。”

熬过这几日就好了。

正在这个时候,陈妈妈在外说道:“姑娘,崔家的几位哥儿过来拜年。太太请你到正院去一趟认认亲戚。”

也是怕清舒再被崔雪莹欺负,陈妈妈一家这次也跟着过来了。万一再发生上次的事,就可以坐着自个的马车回去。

清舒可不想见崔家的那些哥儿:“我这正陪客人,哪有空去认什么亲戚。”

祝斓曦说道:“你这态度可不行,惹恼了她吃亏的还是你。”

清舒笑着说道:“光脚的不怕穿鞋的,她不敢刁难我的,若不然我就不过来住了。”

祝斓曦拉着清舒的手:“你真是太不容易了。”

采梦端了一碟红枣糕跟两杯水过来:“祝姑娘,你请用。”

怕祝斓曦误会,清舒说道:“我不喝茶,所以也没准备茶叶,你将就着喝。”

祝斓曦笑着说道:“我在家也从不喝茶的。我娘说年岁太小喝茶不好,平日在家都喝果汁。”

邻家妹妹coco的性感私房

喝了两口水,祝斓曦问道:“清舒,这次考试你有把握吗?”

“考中应该没问题。至于名次随缘了。”说完,清舒看向祝斓曦:“你也别想太多了,好好考就是了。”

“我想要考第一。”

清舒很是好奇地问道:“是郡主娘娘要求你考第一嘛?”

祝斓曦摇头说道:“不是。我娘说最重要的是享受念书的乐趣,不过我想着那么容易的题目都不能考第一也太差了。”

“哈哈,你对自己要求也太高了。”

“是你自己要求太低了。清舒,其实你也很优秀的。我觉得如是我这次没能考第一,那第一肯定就是你。”

“你太高看我了。”

祝斓曦摇头说道:“我没高看你,是你自己妄自菲薄。”

清舒出身普通教育资料一般,当日入学考试能成绩跟她不相上下了。只这点,就只得她敬佩。

不过祝斓曦也没继续这个话题:“我听我娘说你在江南一边念书一遍开铺子,是真的吗?”

“嗯,开了两个卤肉铺子,因为有卤方利润还算可观。”说到这里清舒心头一动:“祝斓曦,你要不要参一股赚零花钱。”

祝斓曦摇摇头说道:“你的生意我参股做什么呀?”

清舒解释道:“在京城一块牌匾掉下来能砸到几个官,没找个靠山我哪敢开铺子。要开了,没两天就得给我关了。”

没有靠山有人觊觎她的卤方,到时候对方弄点手段就能让她焦头烂额。

祝斓曦张大嘴巴:“你的意思是我给你做靠山,你就给我一成的股。”

“对呀!你要嫌少,两成也行。”

祝斓曦哭笑不得:“你怎么会想到让我做靠山呢?我自个还什么都靠我爹娘了,又能帮你什么。”

清舒说道:“要有人来铺子使坏,你可以让身边的人出面。他们知道是郡主府的人,就不敢来闹了。”

祝斓曦明白过来,笑着说道:“你是想借我爹娘的势呀!这事我得问下我娘,我娘同意才成。”

“我等你的消息。”

祝斓曦看她急切的样子,好笑道:“你很缺钱用吗?”

清舒说道:“钱是个好东西。要我没钱也不能在梅花巷买宅子了,那我要住在这里就得看后娘的脸色过活了。”

“也是。那你做的卤菜好吃吗?”听到清舒说好吃,祝斓曦道:“那我下次去梅花巷你做两样给我吃。”

清舒说道:“这卤菜有甜的辣的酱香五香,你想吃什么?”

“有这么多口味吗?”

“别人家没有,我家有。而且我家有荤有素,荤的有鸡鸭鱼肉蛋素的有萝卜白菜豆干……”说完,清舒得意地说道:“这些品种都是我们自己开发的。”

祝斓曦原本是来看望清舒顺便交流下学习心得,结果却听了一耳朵的生意经。

一直到出了林家,祝斓曦还有些懵:“我以为她在家苦读,还担心她读成书呆子呢!”

丫鬟念夏笑着说道:“这林姑娘是个妙人,姑娘该多与她往来。”

祝斓曦笑着说道:“若不是年少无知我们早就是好朋友,不过幸好她没怪过我。”

交朋友也要看眼缘,她看清舒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了。以致回到京城这些年,她都对其念念不忘。

“林姑娘是个心宽的人。”

若不是心宽的人,摊上林承钰这样的亲爹肯定会心生怨恨。可她在清舒身上,没感受到半点的阴郁。

回到家,祝斓曦就与佳德郡主说道:“娘,清舒开卤肉铺想让我参一股。”

佳德郡主笑着道:“你自个怎么想呢?”

“她挺不容易的,我想帮帮她。不过我又不缺钱用,所以这股我就不要了。”

佳德郡主摇摇头说道:“你若不要这股,有事她也不会麻烦你的。”

“我只想与她交朋友,不想有银钱上的纠葛,那样关系就不纯粹了。”

佳德郡主失笑:“你若真心想跟她做朋友就参一股,这也是对她的尊重。”

她其实很欣赏清舒的行为。别说是好朋友,就算是兄弟姐妹人家也没义务总帮你,帮一次两次没啥,次数多了也会让人生烦的。

祝斓曦点头道:“我听娘的。”

林承钰回家知道祝斓曦上门拜年,就到了石榴园与清舒说道:“祝姑娘来给你拜年,你也得给人家去拜年。读书重要,但人情往来也非常重要。”

祝斓曦祖父是江南总督,父亲是国子监从四品的司业,叔叔也是个五品的知州。家里还有其他子弟当官。祝家是真正的官宦之家,这样的人家正是林承钰一直想攀附却攀附不上。

清舒爽快答应道:“好,我明日去宗府跟祝府拜年。不过去给长辈拜年,空着手不大好看。”

林承钰嗯了一声说道:“我会让你母亲准备好的。”

坠儿很鄙视林承钰,等他走后说道:“姑娘,以后他跟你要钱你可千万不要给。”

清舒笑着说道:“这个你放心,他要脸面不会跟我开口要钱的。”

“这事谁说得准呢!”

清舒笑着说道:“他丢不起这个脸。不过就算他真开口我也没钱。”

“等开了铺子赚了钱,你说没钱他也不相信了。”

“所以我想将赵德爷爷留下来。他若要钱,就让他去找赵德爷爷好了。”

她是留不住赵德的,只希望外婆来了能留住人。